狂言君:一年又到交易时 尔虞我诈大会拉开帷幕

狂言君:一年又到交易时 尔虞我诈大会拉开帷幕

虽说冬去春未来,但根据自然规律又到了万物交配的季节。类似的道理,每年一度的尔虞我诈大会同样拉开帷幕,有道是流言四起假亦真时真亦假,在此哔哔几句,不妨静听。

骑士超市率先开张,八贤王与锅将军同时被摆在货架上。想来也不意外,既然加兰与塞克斯顿合而为一,那便索性一条道走到黑,将球队的命运交到这俩独狼的手里。指不定以毒攻毒就能产生奇妙的效果呢,好似三尸脑神丹搭配十香软筋散,便能咂出海底捞的味道。

八贤王多半去不了湖人,快船倒有点儿可能。远亲不如近邻,本赛季快船最爱干的就是给邻居添堵。至于筹码,哈克里斯加彩票刮出一个谢的杰罗姆-罗宾逊,再搭个次轮啥的,理论上有望谈妥。若能得手,届时便能摆出贝弗利+沙梅特+面瘫+宝山+八贤王的铜墙铁壁,四防一射,奥妙无穷。

至于锅将军嘛……安安生生在克里夫兰待着吧,岁月静好,指不定再过几年,就能看到加兰与塞克斯顿蜕变的那一天————

从独狼,进化为资深独狼。

考文顿传闻会在近期被交易,面对市场上的广泛需求,哈士奇缓缓打出24个字:优质3D,欲购从速,首轮两枚,诚意者来,小刀可接,大刀退散。乍一看,这比某些囤积居奇的口罩奸商还黑呐。

只是话说回来,哈士奇压根不急,谁让考文顿价廉合同长,又广受各路买家欢迎?不过比较令人迷惑的还是,最馋考文顿身子的不是理论上急需补充侧翼的湖人,而是不可描述与费城……谁说离婚后就各奔东西一刀两断?念及当初美好时,还是可以商量商量,来个炮声依旧的嘛。

若考文顿花落不可描述,倒也罢了;若是费城得手,便意味着天才操盘手布兰德的丰功伟业上,又将大大添上一笔。乡亲们不妨瞪大双眼,屏住呼吸,见证布兰德的神奇操作:

2018年双11,布兰德用考文顿+萨里奇+2022年次轮,换来吉米;

2019年7月1日,吉米跑路转投热火,费城忍住悲痛强行止损,捞了个理查德森;

2020年2月3日,费城猛烈追逐考文顿,哈士奇要价两枚首轮,有专家称本周即可达成交易。

等量代换下来,相当于前后不到16个月内,布兰德可能会用萨里奇+2022年次轮+预计两枚首轮,换回个理查德森……

没的说,这买卖要真成了,喊他一声费城呼保义,宾州及时雨布公明哥哥,不为过吧。

前有灰熊青春无限,后有表男如虎似狼,搞的马刺陷入深深的彷徨。重建交易?无论阿德、阿赞还是盖大侠都没啥市场,阿德都快到要配老花镜的年纪了,盖大侠就比阿德小一岁,阿赞固然年轻点,却也到了三十而立的年纪。更要命的是阿赞这人打法复古不投三分,兼具枪兵属性,毕竟自古枪兵幸运E,只有赵云是挂逼。不信且看,身在北境时,北境屡屡撞上叹息的墙壁;刚一走,猛龙便摇摇晃晃加冕总冠军。

于是索性做好两手准备,有接盘侠出现,自是再好不过;若无接盘侠接盘,那便只有一个拖字,拖到夏天再见机行事。只是话说回来,现在吆喝不出去,到夏天难不成就能吆喝出去了?这就好比相亲时这个月搞不定,拖几个月就能搞定了?安慰安慰自己罢了。

对村夫来讲,这大抵是执教生涯以来,最寒冷的一个2月。

雷霆处境与马刺恰恰相反,罗伯森肯定是要卖的,这货如今沉迷瑞秋不可自拔,过着左手美人,右手千万的性福生活。只是他性福了普雷斯蒂就不幸福,所以被切切实实摆放在交易案板上。对于罗伯森的处理,雷霆的方针很明确,不管换回了是人是鬼,只需降低薪资开支即可。这道题并不难解,普雷斯蒂全无压力。

而先前被卷入交易传闻的球员,诸如意大利炮加里纳利与海王亚当斯等人,普雷斯蒂摆出愿者上钩的从容姿态,谁让雷霆战绩出乎意料的优异呢?谁让铁岭挺进季后赛大势渐成呢?腰杆子硬朗,说话才有底气。至于主席,肯定不会卖的啦,俄克拉铁岭还想在主席的带领下全面奔小康呢。

同样有底气的还包括灰熊,原本公认的重建球队居然稳坐西部第八把交易,因而便一口咬住伊戈达拉。这就尴尬了,伊戈达拉想去湖人,雄鹿想找灰熊谈谈,灰熊依旧想要一个首轮……三方完全鸡同鸭讲,估摸着很难尿到同一个壶里,还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。

魔术计划送走阿隆-戈登,这伙计空有一身弹力却无显著长进,尤其本赛季居然来个逆水行舟,从上赛季的16+7反向冲刺至本赛季的13.5分+7,效率一并降低,简直岂有此理。只是魔术虽有动手打算,却无忍痛割肉的决心,甚至还有谋求足够回报的天真想法……还是那句话,脑洞太大,不利于顺利实施计划,还是现实点儿好。

与魔术相反,勇士不打算送走拉塞尔,理应是想看看库里+拉塞尔+克莱同时在场的效果。倒是纽约,理所应当又一次进入树倒猢狲散的阶段,一拳超人波蒂斯处于交易漩涡中,而丹尼斯-史密斯则主动申请离队……瞧见没?又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,套用辽北著名狠人范德彪在春晚上的台词形容熊大便是:

混一年烂一年缘分呐,吃一堑失一智谢谢啊。

最后唠唠湖人。

湖人的交易流言总是最被人关注的,尽管珍妮阿姨已经不打算给库兹马买AJ了,可库兹马合同终归太小,连200万都没到,需要搭个波普啥的才能换回有用的资产。众所周知,湖人需要一个既能在进攻端外线吃饼,又能在防守端给阿King分忧的侧翼。可问题在于市面上的侧翼出一个便被哄抢一个,不信瞅瞅考文顿,都被抬到两个首轮了。紫金翻箱倒柜找找,自家哪里还有首轮?

所以只能另辟蹊径,寻求签一位控卫来分担阿King的压力,比如摩拳擦掌将要复出的科里森。相较朗指导,科里森好歹攻击性更强,远投也更靠谱些,只是……

头痛医脚没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今后但凡遇到诸如凯尔特人、雄鹿与快船这种拥有强力侧翼的球队,湖人保不齐仍会被爆。为此,阿King带着疑虑找到沃格尔,道出心中的困惑。

“你讲的真的很有道理。”沃格尔一脸严峻的点点头,表示认同。

“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呢?”阿King追问。

“别慌,为师自有办法。”

话音刚落,沃格尔便变魔术般从兜里掏出张人皮面具,阿King粗略一看,这人皮面具嘴尖猴腮,唇红齿白,好似再哪儿见过。还没待他看清,沃格尔便把面具粘在脸上。随后,清了清嗓子。

“阿King,今儿你得打全场,快想想办法,想想办法。”

不说倒还好,话刚出口犹如魔音贯耳,把阿King吓得面色煞白,浑身哆嗦起来,好一阵才平静下来。眼看效果如此明显,沃格尔意味深长的笑了,只见他细心撕下人皮面具后,温柔且羞涩的说道。

“詹先生,为师模仿的像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