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言君:乔丹的眼泪 为他而流

狂言君:乔丹的眼泪 为他而流

科比的追悼会从头至尾持续了俩小时,该来的都来了,有的给了镜头特写有的则没给镜头特写。先后登台的嘉宾包括天后碧昂丝、鸡毛秀的主持吉米-坎摩尔、科比的遗孀瓦妮莎、WNBA里的传奇巨星桃乐西、昔日的战友奥尼尔,以及老爷。

每一位登台嘉宾都怀揣伤感,甚至泪流满面。毕竟与那些垂垂老矣的名宿不同,英年早逝的科比曾生活在这个时代,并与在场的大多数人有着交集。而登场的嘉宾十分令人瞩目的便是老爷,而更令人瞩目的是,刚一登场,老爷便泪流满面。

就网络而言,哭泣老爷的表情包随手可见,但实事求是的讲哪怕算上这回,老爷公共场合泪流满面的次数一个巴掌便能数完。作为球场赢家与人生赢家,老爷自打娘胎出生以来,便过着春风得意的日子。因而能让老爷流泪的,要么是狂喜,要么是巨悲。狂喜如生涯首冠,复出首冠,至于巨悲,莫过于父亲横死。

外加这回。

在讨论老爷泪流满面前,首先你得意识到老爷是个怎样的家伙。他球技天下无双,当年不知道打趴过多少英雄豪杰,以至于马龙尤因巴克利,都会哀叹“为何我会与这怪物生在同一时代”,哪怕强如大梦,也得趁老爷意兴阑珊改打棒球,才能如愿以偿捧杯夺冠。待到老爷打腻棒球重新归来后,又以风卷残云之势扫荡整个联盟,把各路豪强削到瑟瑟发抖。

他茕茕孑立性格孤傲,你很少听说老爷与谁勾肩搭背称兄道弟。二爷辅佐老爷多年,不过被视作亲密战友与跟班小弟,以至二爷接受采访时都坦言“自己手机里并没有存入老爷的号码”;罗德曼为公牛王朝立下赫赫战功,但日常生活里的他更喜欢金将军与麦当娜,与老爷反而没啥多交集。至于其余人等,更不必提。唯二的例外大概就是奥克利与巴克利,毕竟赌友与赌友之间更有共同话题,于牌桌上意气相投罢了。

当然另一方面,也很少有人真心愿意与老爷做朋友,人们对于他只有敬畏与仰慕,毕竟身为篮球场上的神,老爷从指缝里随便抠出点荣誉,便能俯瞰众生。事实上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更趋向于势均力敌。就好似985与211往往能坐一起谈笑风生,一旦遇到小学生便难免鸡同鸭讲。

这便是为何老爷很少给人面子,也很少参加公众活动的缘由所在。以前些年兵器谱排位高低各路神仙妖怪站队打嘴炮为例,老爷要么保持缄默,要开口便一锤定音。老爷都开口了,再反驳便是不知好歹了。再以风城全明星为例,与这里有着特殊羁绊的老爷理应赏脸,奈何联合中心球馆偏偏看不到他的身影。并非老爷爱装逼爱摆谱,世间第一要有世间第一的矜持,哪能随随便便评头论足或抛头露面?

但科比是个例外。

自打进入联盟那一刻,18岁,顶着一头卷毛的科比遥望乔丹威风凛凛,不由心生感慨,大丈夫当如是,彼可取而代之。一溜烟,便奔着至尊无上的目标去了。在场上,他每招每式模仿老爷,有道是走老爷走过的路,自然能让老爷无路可走。于是从运球到跳投再到吐舌头,俨然就把自己打造成完完全全的克隆版。

而到了场下,科比则呈现出近乎狂热的求知欲,他会发短信,打电话,询问各式各样的问题。从技术动作的运用到具体战术执行,林林总总,五花八门。起初老爷大抵也会困惑,这混蛋怎么随时随地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发短信打电话?伸手不打笑脸人,只好有问便答,待到时间一长,也便习惯了。

一老一少开始了忘年交,在老爷看来,这孩子自来熟,超狂妄,总嚷嚷着要打爆自己,还挺有趣。在科比看来,传说中的神并非高高在上 不可触碰,反而更像是他的老师,他的兄长,他的知己,并时常以过来人的身份,给他提出各种建议。

老爷深知科比的志向,也欢迎科比勇敢挑战。对于自己取得的成就与所站的高度,老爷有着无以伦比的自信,但这并不妨碍老爷对科比另眼相看。站在老爷的视角,这孩子论天赋略输自己,论偏执有过之无不及。这份近乎于疯狂的偏执,让科比年纪轻轻便拿到三连冠,自立门户后再添两冠。

十年前戴上第五枚戒指后,科比满以为攒足堪与老爷争锋的资本。只可惜临末了方才发现,实现临门一脚遥不可及。他努力过也抗争过,却终归只能成为“最接近神的人”。于是退役后的一档脱口秀上,科比如是坦言,“我当初真的以为能够超越乔丹。”说罢,放声大笑。

笑声中掺杂着些许无可奈何,又掺杂着些许洒脱。无可奈何在于对于天生偏执狂而言,无法实现自己预定的目标何等抓狂;而洒脱则在于,既然哥哥真的高高在上,做弟弟的也便认了。试问世间,又哪有那么多称心如意的事呢?

回到老爷的立场,也始终对挑战者科比另眼相看。在那段著名的,被问及“一对一单挑会输给谁”时,老爷又一次习以为常俯瞰众生,却唯独点了科比的名字。被问及理由时,乔丹神秘一笑。

“因为那小子把我的招式都给学全了。”

只有我自己的招式才能打败自己,无形中抬高逼格的同时,同时将科比置于特殊的位置。套用热血民工漫的桥段便是————

“我愚蠢的弟弟啊,哥哥是你永远无法打败的,但哪怕你再执拗,哥哥依旧会照顾你念着你,谁让你是我的弟弟呢?”

卫平-布莱恩特曾造访位于风城的老爷牛排馆,那把老爷专属餐刀旁,便赫然挂着科比的专属餐刀。在过往,哥哥与弟弟曾多次面对面边享用牛排,边探讨江湖大事。可时至今日,哥哥失去了弟弟,篮球之神失去了传人,老爷失去了忘年交,哪怕牛排馆,也失去了一位身份特殊的客人。因而正如老爷最后所说的那样。

“当科比逝去,我内心的一部分也随之逝去。”

对于许多人来说,又何尝不是如此?